德国哲学通史(全三卷)

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宗教 > 哲学 > 德国哲学通史(全三卷)

出版社:上海同济大学
出版日期:2007-5
ISBN:9787560834702
作者:高宣扬
页数:1484页

内容概要

高宣扬:浙江杭州人,同济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国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哲学系学士(1957-1962)、硕士(1962-1966),巴黎第一大学哲学博士(1978-1983),长期对法国和德国哲学进行深入研究,先后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巴黎国际哲学研究院、法国国家科

作者简介

德国哲学是西方哲学的精华,也是许多伟大哲学家的基本理论的真正思想源泉。德国哲学史,不论对哲学的基础理论研究,还是对西方整个哲学史的研究,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实践意义。20世纪以来,特别是欧盟扩大以后,德国哲学更深刻地影响法国、英国和美国等其他西方国家的思想文化,进一步显示它的特殊历史地位。
  这套《德国哲学通史》(三卷本)的创新之处,就在于单独地把德国哲学的发展作为专门的研究和论述对象,作者历经30年的辗转曲折的研究历程,根据近40年来国外最新的研究成果,特别是在德国、法国、英国和美国原地,大量收集第一原始资料,深入分析及重估有重大争议的历史和理论问题,试图改变传统哲学史的某些片面看法,推陈出新,集中地系统探索德国哲学自8世纪至今1200多年的演变发展过程及其现状。

书籍目录

自序卷首语第一卷 第一章 德国哲学的史前期  第一节 拉班·莫尔及其富尔达学派  第二节 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复兴  第三节 神秘主义的发展  第四节 埃克哈特的神秘主义及其继承者  第五节 库萨的尼古拉 第二章 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时期  第一节 路德  第二节 闵采尔  第三节 最早的法哲学理论  第四节 对神的启示的继续质疑  第五节 17世纪启蒙思想的发展 第三章 莱布尼兹与启蒙  第一节 莱布尼兹与启蒙  第二节 德国启蒙时代概述   一、第一阶段   二、第二阶段   三、第三阶段  第三节 启蒙的内在矛盾及反启蒙思潮   一、启蒙与反启蒙的相互渗透性   二、关于启蒙的论战   三、哈曼对启蒙的批判  第四节 莱布尼兹生平与基本著作  第五节 人类理智新论  第六节 单子论  第七节 神正论 第四章 康德哲学  第一节 康德哲学的基本问题  第二节 康德的前代人和同时代人   一、时代的一般特征   二、克里斯蒂安·托马西乌斯   三、沃尔夫及其学派   四、门德尔松   五、雅可比   六、莱茵霍尔德   七、舒尔泽   八、索罗蒙·麦蒙   九、约翰·尼古拉·特藤   十、莱辛和赫尔德   十一、哈曼及其他  第三节 康德生平及其思想发展过程  第四节 康德的批判原则   一、批判的原本意义   二、近代哲学的批判精神   三、康德的批判原则  第五节 康德批判精神在德国古典哲学中的影响 第五章 康德与黑格尔之间的哲学  第一节 德国古典哲学的产生和发展  第二节 费希特  第三节 谢林  第四节 浪漫主义哲学   一、浪漫主义与启蒙运动的三重穿插关系   二、浪漫主义的含糊性及其创作灵活性   三、浪漫主义文学与哲学的交互结合   四、浪漫主义与神秘主义的关系   五、浪漫主义的人文精神   六、浪漫主义的语言观   七、高特舍特的浪漫主义   八、浪漫主义与历史哲学   九、赫尔德的浪漫主义   十、席勒的浪漫主义美学   十一、荷尔德林对浪漫主义的贡献   十二、德国浪漫主义的三大阶段   十三、浪漫主义的深远历史影响  第五节 施莱尔马赫的诠释学与宗教哲学  第六节 洪堡的语言哲学  …… 第六章 黑格尔 第七章 费尔马哈和马克思 第八章 叔本华和尼采 第九章 新康德主义和实证论 第十章 历史哲学与生命哲学 第十一章 文化哲学第二卷 第十二章 现象学之滥觞与存在主义 第十三章 哲学人类学的兴起和发展 第十四章 逻辑实证论和逻辑经验论 第十五章 战后的沉思 第十六章 现象学的扩散和多元化 第十七章 法兰克福学派第三卷 第十八章 阿佩尔的哲学思想 第十九章 鲁曼的社会哲学 第二十章 哈贝马斯的沟通哲学 第二十一章 爱尔兰根学派与建构主义 第二十二章 布鲁门贝尔格 第二十三章 政治哲学与社会哲学的新发展 第二十四章 向新世纪的转折附录 人名索引(Namenverzeichnis)

图书封面


 德国哲学通史(全三卷)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哲学迷宫的深处”2008-9-21 6:56:01 保护视力色: 【字体:大 中 小】【打印】   看完这部《德国哲学通史》之后,我不仅达到了“哲学迷宫的深处”,而且在前进的过程中顺利地迷失了方向。  高山杉《德国哲学通史》(三卷)  [法]高宣扬著  同济大学出版社  2007年5月第一版  1484页,89.00元  夏末埋头啃史,每日主餐之一是同济大学去年出的三卷本《德国哲学通史》。作者当过郑昕、洪谦、熊伟和王太庆的学生,这在“自序”里有交待。这四位北大教授,都是我所佩服的“知不起名”人物,作者既然皆曾亲炙,这部书的内容想来必有可观。但我心中也不免“不疑处起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郑、洪、熊、王四公都是惜墨如金、述而不作的人物,由他们“谆谆教诲”出来的学人,会有勇气去挑战一部“通史”吗?待我耐着性子赏析完作者辛苦生养的这一“中国心”、“法国情”和“德国魂”的“合成产儿”(作者“自序”中语),感到的竟然只有失望,嘴里几乎要喊出“这个孩子是要死的”扫兴话来。  此书共一千四百多页,毛病问题种类繁多,全部评论,势有不能。现仅以第一卷第九章“新康德主义和实证论”(第391-439页,共分六节,不到五十页)为主,列举八类比较明显的问题(读者不懂哲学也能看懂)加以辨析,其间理与非理,诸有智者应知抉择。    一、名词的误译  作者列举科学唯物论者伏格特(Carl Vogt)的著作时,提到一本《煤炭工人信仰和科学》(K■hlerglaube und Wissenschaft)。真不知道伏格特还和煤炭工人(K■hler)打过交道。其实,“K■hlerglaube”是德文里的固定搭配,意思是“盲信”。伏格特这本书,名字应该译作《盲信与科学》。《通史》一书本是根据作者以前在港台两地刊行的《德国哲学的发展》增补而成,“煤炭工人信仰”在港台版中已经出现。  二、指涉之错乱  作者提到:“同自然哲学的蓬勃发展相比,叔本华的意志论在十九世纪中叶的命运是很凄惨的,它只限于少数知识分子的圈子中,其主要的代表人物是弗劳恩斯泰特、哈德曼和斑申。后者发表的论无意识的著作,直到尼采哲学形成前,仍遭到冷遇。”(第392页)按作者行文,“后者”当指斑申(Julius Bahnsen)而言,可我只知道斑申是叔本华哲学的忠实信徒,却没听说他发表过“论无意识的著作”。倒是哈德曼(Eduard von Hartmann)写过一本《无意识哲学》,是十九世纪下半叶欧洲最畅销的哲学书之一,其再版次数之多、受大众欢迎之程度,直逼绝不“凄凉”的叔本华。在当时的哲学界里,“哈德曼”几成“无意识”的代名词,“冷遇”云云,真不知从何说起。    三、章节的冗赘  在第395-396页上,忽然插进一节“赫尔伯特的实在论”,前后一共九行,却既未细谈赫尔伯特(Johann Friedrich Herbart),也未评析实在论。再隔一节,赫尔伯特方正式亮相。若是这样的话,前面那一节要它干什么呢?还有一小节讲新康德主义的哥廷根学派,里面却只有五行话,感觉还不如一个空洞的字典词条:“里查德·赫尼斯瓦尔德(Richard H■nigswald,1875-1947)是深受康德主义影响的哲学家,但他很难被归类,因为他既有马堡学派的痕迹,又有弗莱堡学派的影响;而且,他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之后的哲学活动扩展到各个领域。里查德·赫尼斯瓦尔德一生著作丰富,涉及面很广,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思想家。”(第419页)赫尼斯瓦尔德“是深受康德主义影响的哲学家”——那当然啦,否则干吗把他算作新康德主义哥廷根学派的唯一代表呢!“但他很难被归类”——他不是被作者归进了哥廷根学派吗?他“一生著作丰富,涉及面很广,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思想家”——这句话用在别人身上不也可以吗?读了这五行,赫尼斯瓦尔德还是个“没面目”,不如删掉算了。    四、章节之错引  作者在第五节“康德之后的形而上学的重建”里说:“正如前面第二节所指出的,欧根的新观念论实际上就是新康德主义的一种流派……”(第428页)欧根即Rudolf Eucken(1846-1926),以前一般译作倭铿或倭依铿。我按照作者的指示,在“前面第二节”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如”他“所指出的”是什么。那一节的标题是“从费尔巴哈到朗格”,虽然也提到一位“欧根”,但他是那位著名的欧根·杜林(Eugen Dühring),恩格斯《反杜林论》一书的主角。专门提到Eucken的地方,其实是在第三节“从新批判主义到新康德主义”下面的第五小节“耶拿学派”(第419-420页),作者误把第三节弄成了第二节。    五、时代的错置  作者在第六节“数理逻辑的形成和演变”里说:“皮尔士和他的父亲、哈佛大学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本雅明·皮尔士(Benjamin Peirce, 1809-1880),为了发展逻辑代数和关系逻辑,曾针对汉丁顿(Edward Vermilye Huntington,1874-1952)在1904年提出的理论假设,进行了有趣的讨论。”(第431-432页)我们都不用知道老皮尔士和汉丁顿是谁以及他们研究的是什么,就会发现这句话里有一个很大的矛盾。请问,老皮尔士既然已经在1880年去世,那么他怎么会同他的儿子一起,针对1874年才出生的汉丁顿在1904年提出的理论进行“有趣的讨论”呢?隔过几页,作者又说:“在美国,在皮尔士的影响下,美国哲学家刘易斯(Clarence Irving Lewis,1883-1964)和摩里斯(Charles William Morris,1901-1979),也先后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到二十世纪初,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深入地探讨了数学符号、公式及公理形式同人的思维模式的内在关系……”(第436页)这也不对呀!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刘易斯还是个“零”,而二十世纪初呢,摩里斯顶多会说“妈妈、爸爸、抱”,他们如何能够“深入探讨”作者提到的那些学术问题呢?这还不算最怪的。在第445页上,作者说“(狄尔泰)从1882年起,到柏林大学接任离校的洛兹(Rudolph Hermann Lozte)所遗留的教职,直至1888年逝世。”可是前面第443页明明写着狄尔泰卒于1911年,怎么刚翻过两页他就变成在1888年去世了呢?作者身为同济大学的“博导”,要是你的研究生在论文中犯了这种错误,你能原谅他吗?     六、身份之误认  先说误认国籍。比如第429页提到一位“美国语言学家和符号逻辑学家若尔根森(J. Joergensen,1894-1969)”,其实这位“老美”除了爱用“国际语”英文写书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丹麦人(他名字的丹麦文拼法是J■rgen J■rgensen)。再说误认身份。第430页说刘易斯(作者年轻时就读的北京大学哲学系,就有刘易斯的学生任华在教书)是“数学家和逻辑学家”,我想要是刘易斯还活着的话,“数学家”一称,他一定会“敬谢不敏”、“原物奉还”的。“数学家”的称号应该改为“哲学家”才是。在第一卷第八章讲叔本华时,作者竟然把罗马史家摩默生(Theodor Mommsen)和特洛依古城发掘者斯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说成是和达尔文平起平坐的进化论思想代表(第359页),可是我既没听说德国罗马史家在台伯河捞过牡蛎,也没听说德国业余考古学家在希腊挖过熊猫和猛犸。    七、人书的重出  作者本来在第397-398页已经交待了一遍赫尔伯特的生平和著作,可是到了第424-425页上,他又不嫌麻烦地说了一遍。虽然内容稍有不同,但毕竟是一种重复,在追求严谨的学术著作里,这种“一人重出”的情况实在不应该发生。作者的这两份“赫尔伯特小传”(姑且称为“A传”和“B传”),大概是在不同时期写成的(“A传”主要取自《德国哲学的发展》),到了成书时勉强拼凑到一起(据作者“自序”说,此书在二十年间经过了初稿、复稿、三稿的撰写),结果就没有注意到译名前后不统一的地方。这一点还特别表现在赫尔伯特著作名称的翻译上,作者闹出了“一书两出”的怪事。“A传”提到赫尔伯特写过《形而上学原理》、《逻辑学原理》、《实践哲学通论》和《哲学入门教科书》,这些书到了“B传”里都有了全新的译法,变成了《形而上学要义》、《逻辑要义》、《普通实践哲学》和《哲学引论教程》。总的来说,“B传”翻译的书名更加准确,大概是后来写的。同样的问题还发生在新康德主义马堡学派的领袖柯亨(Hermann Cohen)身上。作者在第411页上提到柯亨的三本主要著作《纯认识的逻辑》、《纯意志伦理学》、《纯情感的美学》,可是到了第415页,柯亨这三本书又变成了《纯粹知识的逻辑》、《纯粹意志的伦理学》、《纯粹情感的美学》。最为“恐怖”的是作者在同一页里竟然把同一本书翻译成不同的名字。在第401页靠上的部分,作者提到洛兹的一本《作为机械的自然科学的普通病态学和治疗学》(姑且不谈他翻译得对不对),到了这一页的底下,这本书“瘦身”成了《作为力学的病理学和治疗学》(这个译名是《德国哲学的发展》上使用的)。在到底该把mechanische Naturwissenschaften一词翻成“机械的自然科学”还是“力学”的问题上,作者心里大概也没个定准儿,干脆留给读者自己随意取舍了。    八、体例之混乱  按照一般学术著作的惯例,第一次出现的人名,你可以加括号注出他的外文原名和生卒年,到他第二次出现时,就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了。这正是马赫谈到的那种在科学研究中需要贯彻执行的“思维经济的原则”。可是,作者的写作实在不够“经济”。在一章之内,同一人物的原名和生卒年反复出现,好像生怕读者记不住似的。具体例子不举了,因为实在太多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全书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交待一个人的生卒年,而不详细列出生卒月日。可是,在第427页上面,作者提到一位叫克劳斯(Oskar Kraus)的哲学家,不知为何突然变得精细起来,一下子写全了他的生卒年、月、日:“24,7,1872-26,9,1942。”在这整整一章中,只有这位克劳斯享受到这份特殊待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孙周兴教授为这本书写的“卷首语”最是深得我心:“跟随哲学家们的原本思路进行反思,乃是训练和发展我们本身哲学思维能力的必由之路……笔者真诚地希望读者将从本书所概略介绍的德国哲学家中,受到有益的理论启示,并顺此前进而达到哲学迷宫的深处。”不用说,看完这部《德国哲学通史》之后,我不仅达到了“哲学迷宫的深处”,而且在前进的过程中顺利地迷失了方向。在迷宫中没遇上一个弥诺陶洛斯(minotaurus)先生,已经是我的运气啦。 ■  延伸阅读  ●《德国哲学的发展》  高宣扬著,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1988年初版    ●《德国哲学的发展》  高宣扬著,台湾远流出版公司,1991年5月初版    ●Entstehung und Aufstieg des Neukantianismus: Die deutsche Universit■tsphilosophie zwischen Idealismus und Positivismus,  Klaus Christian K■hnke著,Suhrkamp,1986    ●The Rise of Neo-Kantianism: German Academic Philosophy between Idealism and Positivism(上书英文节译本)  Klaus Christian K■hnke著,R. J. Hollingdale英译,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1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31/node2433/userobject1ai118262.shtml

精彩短评 (总计10条)

  •     书的印刷质量和纸张很戳
  •     似懂非懂 还是不懂
  •     高宣扬先生的这套书可以看出来是下了很大心思的,内容全面,从马丁路德到现代德国哲学都有很精彩的描述,但是有点大而不全的意思,很多问题浅尝辄止,给人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     对于了解西方哲学史(尤其德国哲学)是本难得的中文读物。
  •     断断续续拖拖拉拉读完以后猛然抬头只见迷宫深渊印刷得挺好不费眼睛但是看到完美圆圈稀碎又有点闹心。
  •     补~
  •     刚收到不久,正在看,我感觉这本书对德国古典哲学讲述得较少,对德国当代的哲学讲述得很多.想了解德国当代哲学的朋友我推荐.
  •     介绍性很强,给了很多汉语学界不著名学者应有的位置。问题也不少,看高山杉的评论文章收获很大,还是能随便翻翻的。
  •     这套书不论是装帧还是内容都非常棒 不过时间关系只看完了第一卷
  •     对于初学者来说,是全面了解德国哲学的好参考。但是,对许多哲学家的论述都显得太简单了。
 

婴儿读物,安全科学,领袖首脑,英语专项训练,水产渔业,世界各国文化,研究生/本专科,体育理论与教学图书下载,。 PDF图书下载网 

PDF图书下载网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