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

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宗教 > 伦理学 > 花非花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6
ISBN:9787536032903

章节摘录

  一  月光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也照到了张若海熟睡的床头,勾勒出他年轻的面孔轮廓。  叮铃铃……  清脆的德律风在寂夜中蓦然响起。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它的清脆显得格外地聒噪刺耳。  张若海被骤然惊醒,本来已是“梦里不知今夕何夕”了,头昏昏目眩眩,好半天才清楚不是警车、电铃、电报,也不是在拉空袭警报,而是床头那该死的电话。  它兀自笃定而聒噪无比地响着。  张若海抓起话筒。未待出声,那边已经先开了腔:  “是仁爱医院的张若海吗?”  口气完全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纡尊降贵,倨傲的声调让人半梦半醒也不禁皱起眉头。  “是,请问……”  “既然是,就请立刻到摩尔路的巫公馆!”  嗬,这还算是“请”呢!张若海简直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  “请问阁下会不会碰巧知道现在是几点钟?”  “当然。现在三点一刻。”  “那好,请问您在凌晨三点一刻有何贵干?”  对方竟然笑了一声,好像听到一个很好笑的问题似的。但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笑话!找医生还会有何'贵干'?当然是要看病!要看戏就去戏班子了。”  一股气腾地涌上张若海胸口,像堵着一块花岗石。张若海气的不是这家伙深夜扰人清梦,而是扰人清梦还如此盛气凌人,这人要么就是极度无知,要么就是极度无礼。  深夜出急诊对于一个医生也是时常的事,但以这种颐指气使、骄横无礼的口气釆下“命令”的,却还是头一次。  慢着!刚刚似乎听到对方说摩尔路巫公馆?  “你是说摩尔路的巫长荣先生的公馆?”  上海滩姓巫的并不多,而住在摩尔路姓巫的,更是除他莫属一一永盛纺织公司董事长巫长荣。  “不错。就是给我父亲看病。”  原来是巫长荣的少爷。无怪乎这么大的派头!  张若海俊朗的眉峰微微皱了皱.这些大富大贵、大财大势不要说头疼脑热,就是多打了两个饱嗝,掉了一根头发,都会兴师动众,让医生们疲于奔命一番。  但像巫长荣这样的人物又分明是不可以得罪的,他打个喷嚏黄浦江都要起几层浪。  “我会尽快派人去府上。”  “家父素闻张先生大名,医术高明,请张先生本人亲自来。”  奇怪,本来是恭维的词句,怎么从这个少爷嘴里出来,像是嘲讽一样。  “对不起.巫少爷……”  “你平时的出诊费是多少?”  “巫少爷……”  “不管是多少,按三倍算。车夫已等在你门外,五分钟的时间够了吧!”  “巫少爷……”  “我出得起你满意的价钱,希望你的医术也让我满意。”对方十分千脆利落,已准备挂线。  张若海气极反笑了。  “你笑什么?你还有话要说?”  那语气是:你应该受宠若惊地前来应召就是了,还有什么话好讲?  “巫少爷,如果您吩咐完毕,我只想加两句话。如果你久闻张若海大名,就该知道他十二点钟之后不出诊。”  “你十二点钟之后不出诊?但为什么我听说,你经常通宵在棚户区看病,而且是分文不取。”  “这就是我的第二句话,你也许听过,不是什么都可以用钱来买的。”张若海放下了话筒。想到那个脑满肠肥,颐指气使的阔少爷瞠目结舌的样子,他心里简直有点痛快的感觉。  那个家伙想必是以为被他们巫家点上了名,就是做医生的莫大荣幸。巫家翘翘尾指,别人就得像个哈巴狗似的追随而去。  电话沉默着,倔强地没有再响起来。  张若海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知道又是自己该死的良心在作祟了。  他始终没有办法能让自己把病人从脑子里摒除出去,然后自己安枕高卧。因为一个病人的狂妄无礼,就把他拒之门外,也就不是张若海了。  他从三岁起,就每天对着父亲挂在堂上的字幅:“医者父母心,仁爱值千金;救人如救火,用药如用丘”  ……

作者简介

  《花非花》描写了上海“棉纱大王”的巫家公子巫慕云与出身贫寒的年轻医生张若海和其妹张若冰,发生的一段离奇爱情。  孤僻冷傲的巫慕云主动接近活泼俏丽的张若冰,又突然避而远之,纯情少女终于尝到了从顶峰被抛入谷底的滋味!  张若海以为巫是玩弄妹妹,找巫算账,不料却意外发现,巫家唯一的公子巫慕云竟是……张若海深深迷惑又情不自禁。  当巫家的重重帘幕被一层层揭开之时,他们都身不由己地深深卷入了那未知的命运赌博之中!

图书封面


 花非花下载



发布书评

 
 


 

婴儿读物,安全科学,领袖首脑,英语专项训练,水产渔业,世界各国文化,研究生/本专科,体育理论与教学图书下载,。 PDF图书下载网 

PDF图书下载网 @ 2019